当铺 34集全集

主演:
丁海峰倪大红王丽坤
导演:
李小平
类型:
电视剧 历史 年代
地区:
内地
年份:
2009
当铺 第1集
民国初期,内忧外患,时局混乱,一批神秘珠宝惊现京城当铺。黑道人物德和勒的二当家贝勒三带珠宝来到聚源当,聚源当大当家尤光耀和老太爷尤朝岱小心相迎,不料箱内藏的竟是德和勒,强行抢走聚源当从宫内流出的神秘珠宝,此景被藏于暗处的何溪诗尽收眼底。尤家的大少奶奶何溪诗是个寡妇,对弟媳妇即将生育非常恐惧。她从药瓶里取出几粒药片搅拌在蜂蜜水中,随后端给了尤光耀的妻子尤家二少奶奶瑞芸香,花言巧语劝她喝了下去。德和勒趁当业工会成立之时混入会场,向德恒当吴流芳出手在聚源当抢到的珠宝,被聚源当老天爷尤朝岱发现。吴流芳把德和勒带到了德恒当,却被师父瑞九儒给断然回绝。德和勒把瑞九儒绑架到了德记茶楼,威逼他收下那批珠宝,瑞九儒却被神秘飞来的子弹射杀。枪杀事件引起了警察署署长方立人的关注。瑞九儒临终前把大当家的位置安排给了吴流芳,并告知德和勒不是杀自己的人,珠宝背后的人才是害他的人。而此时德和勒和尤家老太爷达成了双方合作的约定。
当铺 第2集
偷听到尤光耀和老太爷谈话的何溪诗再次给瑞芸香的药锅里下药。瑞芸香喝下后肚子剧痛。何溪诗威胁接生婆,瑞芸香的孩子只能是死的,不能是活的,接生婆在瑞芸香昏迷时抱走孩子。乞丐金杆发现被接生婆扔掉的孩子,把孩子当到了德恒当。瑞芸香疯了一样四处寻找孩子。德记茶楼里,德和勒告诉尤光耀他们找到了枪杀瑞九儒的蜘蛛夏德海的下落,隔窗有耳,孟士恒正在偷听。吴流芳的徒弟大锁子带蜘蛛夏德海来到德恒当。吴流芳得知发生了兵变,立即把值钱的当品转移到密室。吴流芳发现夏德海要当给他的东西清单,居然跟德和勒当时要当的东西一样,他想起师父临终前的话“德和勒抢的珠宝是谁的,谁就是杀我的人。”此时吴流芳老家的妹妹康福子也突然出现在德恒当。
当铺 第3集
吴流芳坚信珠宝的主人就是杀他师父的人,于是关押了夏德海。而德恒当被冲进来的乱兵抢掠,混乱中德和勒等人混进德恒当寻找蜘蛛,但无果。金杆发现孟士恒偷走了德恒当的账本。聚源当老太爷用烧房子的伎俩昧下当品。吴流芳要在瑞九儒的墓前亲手杀夏德海为师父报仇,夏德海否认自己杀害瑞九儒,吴流芳举起了刀。为救牢中儿子的谭凤翔拿到聚源当的祖传宝石被掉了包。谭凤翔当不出宝石,只好将被掉包的宝石直接交给孟士恒,孟士恒说宝石只要是真的,立刻就放人。尤光耀将在街上晕倒的瑞芸香抱回家。老太爷要将何溪诗赶出家门,尤光耀也逼问她孩子的下落,情急之下何溪诗说瑞芸香进尤家八个月就把孩子生下来不正常,还说孩子是瑞芸香和吴流芳的。何溪诗向尤光耀透露了自己知道的尤家所有秘密。瑞芸香因大出血送往医院,急需输血,尤光耀和翠花血型都不行,只有何溪诗的血型可以救瑞芸香,何溪诗以得到珠宝清单及回到尤家为交换条件,为瑞芸香输了血。
当铺 第4集
虚弱无力的瑞云香无法阻止何溪诗给自己输血。而吴流芳拒绝了福子要收养捡到的孩子的要求,并告诉一心要当自己媳妇的福子虽然爹娘收养了她,但他一直把福子视为亲妹妹。吴流芳最终没有杀夏德海,两人决定要做这笔生意,其实吴流芳只想通过此线索找到杀师仇人。医院里,李先生向吴流芳透露账本被一个人趁乱捡走,他没看清对方是谁。吴流芳在医院里碰到了翠花,得知了瑞芸香孩子被扔一事,他在尤光耀处了解了孩子被扔的地点和时间,竟然和金杆儿当孩子时说的相同。吴流芳、瑞芸香一行人到德恒当看孩子,瑞芸香从孩子的包裹认出了孩子,喜欢孩子的福子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瑞芸香想起何溪诗的目的后不想让孩子回尤家,吴流芳极力劝解。尤光耀看着福子拿着蜘蛛手帕若有所思。尤光耀回家后,老太爷让他把孩子接回。
当铺 第5集
何溪诗来到德恒当,她想亲自把孩子接回去,挽回过失,不放心的吴流芳决定一同前往。老太爷见何溪诗带回孩子,并跪地认错,便原谅了她,并吩咐她到天津谈桩生意。何溪诗在去天津之前到华洋公司找到一直同洋人合作想收购京师当铺的老膏药,想靠此人的势力得到珠宝以及尤家产业。尤光耀向老太爷报告了何溪诗的行踪,并透露与警方合作的意图,老太爷拒绝。监狱里,革命党谭林凯不抵严刑拷打,招供了从南方来北京的意图。方立人从孟士恒处得知了珠宝情况和谭林凯的供词,他没想到珠宝竟然跟南方的革命党有关,决意从这批珠宝里分一杯羹。孟士恒把谭凤翔的宝石和大洋交与方立人。方立人要放长线钓大鱼,令孟士恒释放谭林凯及革命党人葛明光,想以此跟踪找到珠宝的线索。监狱里,葛明光得知谭林凯招供非常愤怒,用事先藏好的铁钉撬开手铐逃走。
当铺 第6集
何溪诗在天津通过费五爷介绍认识了京师齐爷,让齐爷看了夏德海珠宝的清单,齐爷果然认识,但又表示虽然有些东西曾经确实是他家王爷府上的,但光绪年间就已经上供给老佛爷了。方立人命令孟士恒和巡警队长郝信仁去调查京师各商户在兵乱中的损失情况。聚源当老太爷决定将自己烧的两间号房一并上报,而德恒当吴流芳则准备如实上报。吴流芳再次与夏德海碰头,不料被德和勒跟踪,危机时二人被一神秘人驾马车救走,在一路口正好碰上吴流芳的老友景爷,景爷看着救走吴流芳的神秘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孟士恒追上跟丢的德和勒,问其追的是什么人,德和勒打岔避开。何溪诗向老太爷汇报了天津的情况,老太爷判断珠宝就是齐爷或是他的主人的。方立人亲自到德恒当质问吴流芳蜘蛛的事情,吴流芳只说夏德海是个商人,方立人又拿出谭凤翔的宝石问吴流芳真假,吴如实相告。
当铺 第7集
老太爷得知了方立人去过德恒及孟士恒跟踪德和勒的事情后,判断方立人已经知道了珠宝的事,随后他让瑞芸香到德恒当叫吴流芳来。何溪诗在六国饭店把珠宝清单交给了孟士恒,并与其约定,警察署得到珠宝后要有她一份。何溪诗利用洋人控制方立人和认识老膏药的靠山查尔斯为交换条件,把珠宝清单又给了老膏药一份。老太爷劝吴流芳不要碰夏德海的珠宝,吴流芳认为这是找到杀师仇人的唯一办法,所以拒绝了老太爷。吴流芳从金杆儿嘴里得知了是孟士恒拿走了账本。方立人为了得到珠宝采取了行动,令孟士恒通知京师所有被抢当铺上报损失清单,并必须在3天内开业。方立人让孟去杀了对他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葛明光和谭林凯。周济世和吴流芳商量开业之事,发现门外有人,冲出去后见福子受伤倒地,福子没有看清用砖头砸她的人,大家在院子里搜索未发现异常,吴流芳怀疑有内鬼。
当铺 第8集
受老太爷之命到豫王府来摸齐爷底儿的何溪诗,碰到了老膏药和查尔斯,才知豫王府已被查尔斯买下,齐爷确实是豫王府的人。铎爷家,齐爷向铎爷汇报,说珠宝没在聚源当。谭凤翔夜送谭林凯离开京城,谭林凯没走出多远就中了孟士恒的埋伏,倒在血泊之中。葛明光回到旅馆,收到了夏德海留给他让他尽快离京的信。金杆儿把喝醉了酒的孟士恒扶上黄包车带走。孟士恒来到德恒,想通过手上的账本换取夏德海的下落,被吴流芳拒绝后愤怒离去,随后吴流芳拿出了金杆儿掉包回来的账本。周总管说德恒当上报的损失清单警察署没有批,大家都很震惊。快手谢匆忙跑来向老太爷汇报,说聚源当上报的损失清单警察署没批,连礼都退了,还说他们的号房是自己故意放火烧的。无奈之下尤光耀说应该跟方立人合作,何溪诗说应该跟查尔斯合作,老太爷愤怒的拒绝了他们两人的提议。尤光耀在与何溪诗的争吵中透露了八国联军烧尤家当铺的往事,说老太爷宁死也不会跟外国人合作。
当铺 第9集
黄爷来到德恒当,想把家里的破铜盆当了买些棒子面,尽管柜上还没开业,吴流芳还是帮了他这个忙,黄爷十分感动。老膏药得知德恒当遇到了困难,想趁机与德恒当联手,但遭到拒绝。吴流芳和周济世决心次日一定要开业。吴流芳接到乞丐送来的信后,带着大锁子等人来到野外,看到孟士恒因为掉包的事绑架了金杆儿,大锁子用石灰包封了孟士恒的眼,大家七手八脚解救了金杆儿。何溪诗没安好心地把尤家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瑞芸香,一时接受不了的瑞云香几乎崩溃。荟仙楼里快手谢摆宴邀请了些道上名人,策划明天德恒当开业的时候去搅局、踢场子。景爷派人在德恒门口放了一具死尸,想让德恒明天开不了业,众人认定有人捣乱,只有吴流芳暗暗思衬是有人在帮德恒当,决定不动死尸。半夜,孟士恒带人拉走了死尸。
当铺 第10集
开业当天,吴流芳一早就去了当业工会,大家找不到吴流芳非常着急,快手谢找来的人开始在大门口一边煽动当户,一边偷换当户手里的真当票。其实吴流芳是去找当业工会会长王宪章,请他成立一个监察小组,但是当日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挺过一天。聚源当这边也闹得十分厉害,老太爷被逼无奈,决定亲去警察署。老太爷来到警察署,无奈向方立人妥协,约定珠宝找回后双方平分。吴流芳回到德恒,德恒当开门营业,大力丸等人开始在柜上闹事,再加上很多人手里的当票已经被换成了假的,无法赎当,局面一度失控,幸亏大令及时赶到,替德恒暂时解了围。瑞芸香与尤光耀摊牌,尤光耀对瑞芸香所说没有否认,尤光耀不听瑞云香劝阻,愤然离去。深夜,吴流芳到柜上查账,账房先生不小心掉了一块大洋在黄爷的铜盆里,吴流芳听到声响后拿起铜盆看了看后转身离去。吴流芳找到黄爷,让其第二天来赎铜盆,并告诉他赎出来后再当,这铜盆就值钱了。
当铺 第11集
第二天一早,依旧有很多人来柜上闹事,这时黄爷来赎铜盆,吴流芳为其办完手续后说,如果再当,这铜盆就能当五百大洋,并解释说这其实是个金盆,因为太旧太脏,当初收当时没有看出来,于是黄爷就将金盆当了五百大洋后离开了,在场所有的当户都傻了眼,吴借此证明了德恒当的诚信,并承诺,确实被抢的当品,德恒将按照原价赔偿。方立人向上级申请了一个免字金牌送给了德恒当,吴流芳和周济世都隐隐觉得方立人没安好心。医院传来李先生去世的消息,大家十分悲痛,夜里吴流芳一个人在寺庙守灵,不料却中了暗中射出的麻醉箭后昏迷,醒来后他听到了德和勒熟悉的声音。德恒当的后厨蔡师父佯装成卖菜的来到聚源当,把吴流芳被绑架的事告诉了何溪诗,何溪诗立刻回家告诉了老太爷,在窗外偷听的翠花转身跑进了瑞芸香的房间。瑞芸香得知吴流芳被绑后立刻前往德恒当查探情况。山野破庙里,德和勒给吴流芳准备了各种刑具,但都没有吓住吴,吴流芳宁死不透露夏德海的下落。德和勒见威胁不成,
当铺 第12集
孟士恒听着何溪诗告诉他吴流芳被绑架的事儿毫不在意,因为这一切都在方立人的掌控之中。何溪诗一心想救吴流芳,她又找到了老膏药,老膏药断定吴流芳绝没杀身之祸。尤光耀从瑞芸香的车夫处得知瑞芸香和孩子被绑,匆忙赶到关押吴流芳的山野破庙,质问德和勒为何乱抓人,德和勒依旧用孩子的生命威胁吴流芳,吴流芳最终妥协。窗外偷看的尤光耀此时断定孩子不是自己的。德和勒为了永远抓住吴流芳的把柄,让吴流芳收下一笔贼赃,吴流芳无奈同意,亲手给柜上写了信。周济世看到吴流芳的信后,吩咐大朝奉张清水离开柜上,让大锁子一个人收这一当。德和勒拿到当票后开心的笑了起来,并答应立刻放人。德和勒放了吴流芳和瑞芸香,吴流芳把瑞芸香送回尤家,到了尤家,吴告知师伯老太爷自己准备将这当做成徒弟误收贼赃,老太爷听后表示赞同,还假装很欣赏地夸奖了吴流芳。翠花告诉瑞芸香尤光耀和老太爷都知道吴流芳被绑架的事情,不知真相的瑞芸香非常震惊。
当铺 第13集
吴流芳急忙赶回德恒当,见到收了贼赃的徒弟大锁子,大锁子虽然很紧张但表示只要能保住德恒他什么都不怕。郝警官带走大锁子,查封了德恒当的柜房。吴流芳到警署打点,但警署的方立人丝毫不领情。别有用心的何溪诗把偷听到的老太爷和尤光耀的对话告诉了瑞芸香,说尤光耀不仅参与了绑架她和吴流芳,而且他人当时就在绑架现场。瑞云香知情后决定立刻去告诉吴流芳。瑞芸香让翠花去约吴流芳,翠花到德恒告知吴流芳瑞芸香在红磨坊咖啡厅等他,在旁偷听的蔡师父立刻把消息传给了尤光耀,尤光耀立刻动身赶往红磨坊咖啡厅。瑞芸香把从何溪诗处得到的信息告诉了吴流芳,吴流芳劝瑞芸香不要想得太多,提醒瑞芸香何溪诗本身就心怀鬼胎,她的话不要全信,经历了这么多事,更加深了瑞云香对尤家的恐惧,伤心哭泣,吴流芳安慰瑞芸香,而这一幕被赶来的尤光耀看到。
当铺 第14集
由于看到吴流芳安慰瑞芸香的情景,悲愤的尤光耀回到家,遇到太爷在逗孩子,尤光耀告诉老太爷这孩子确实不是自己的种,老太爷听后表情冰冷的让尤光耀掐死孩子,尤光耀不忍心。吴流芳和周济世为深陷警署的锁子担忧,决定再去找找王宪章,谈话间吴发现窗外有人,吴推开窗,人已经跑了,但他注意到地上掉下一串蔡师父腰上佩戴的挂件。吴拿着挂件来到厨房,质问蔡师父从什么时候开始监视德恒当的,蔡师父跪求吴原谅他,称自己也是因为孩子有病,家里困难,才被尤光耀用钱收买。夏德海在德恒当门口装扮成卖菜的农夫,将自己藏身的地方偷偷告诉了吴流芳。吴流芳赶往夏德海藏身的地点与其会面,并听夏德海讲述了珠宝的来历,夏德海将自己主人被陷害,如今自己又被人追杀的经历告诉了吴流芳,随后又带吴亲眼看了他手上的那批珠宝。吴流芳出主意让夏德海与镖师景爷联系,将珠宝运走。
当铺 第15集
监狱里大锁子被严刑拷打,警方逼他承认贼赃是吴流芳指使收的,锁子宁死不松口。吴流芳找到当业工会的王宪章,与其商量救锁子的事,决定用联合铺保的方法把锁子先保出来。王宪章托了警视厅厅长的关系,然后又请方立人吃饭,目的就是想举行一场鉴定会,让京城的当行名家来考大锁子,如果证明大锁子有收珍贵当品的能力,便定性为徒弟误收贼赃,将其释放,方立人迫于压力只得同意。翠花被何溪诗支出去买东西,翠花前脚刚走,一个收破烂的人悄悄进了尤家,趁瑞芸香午睡之际,偷偷抱走了孩子。不久,何溪诗找到收破烂的,确认孩子已经断气后,让其把孩子扔到德恒当门口。吴流芳来到监狱看望大锁子,叮嘱大锁子到大场面不要紧张,并表示了对锁子的信任。张清水在大门口发现了已经断了气的孩子,将其抱进了屋,这时发现孩子不见正四处寻找的瑞芸香赶到德恒当,得知孩子已经断气后晕了过去,尤光耀把瑞芸香抱走了,却把孩子留在了德恒当,福子一直抱着断气的孩子哭泣。
当铺 第16集
当业工会里开始了对大锁子的审问,各路高手问了很多问题,大锁子都对答如流,但当被问到荆州玛瑙时大锁子愣住了,半天回答不出,最后当他看着吴流芳递给他的茶杯里的水时突然想到了答案,度过了难关。方立人无奈只得放人。吴流芳一行刚走出当业工会,便碰上来送信的藏八。吴流芳看完信后匆匆离去。周济世送大锁子回到德恒当,见大锁着回来,大家非常高兴,当周济世从张清水处得知芸香孩子的事时便匆忙赶到福子的房间,发现福子已经走了,留了封信,说是要回乡下,把孩子安葬了。老太爷病倒了,但仍用话激尤光耀,尤光耀立誓决不放过吴流芳,也要让瑞芸香知道一个不忠的女人是什么下场。此话被从门口经过的翠花听到了。吴流芳在去找夏德海的路上看到德和勒的马车疾驶而过,他匆忙赶往夏德海的藏身处,发现屋子已经空无一人,珠宝也不在了。翠花在街上找到瑞芸香,劝其不要再回尤家,会有危险,瑞芸香伤心至极。瑞芸香吩咐翠花回家后查找一下何溪诗的房间,她怀疑何溪诗给她下了催产药。
当铺 第17集
德和勒并没有在夏德海藏身的地方找到珠宝,他把夏德海绑回后关到了城墙的角楼里。吴流芳回到德恒后得知了芸香和孩子的事,情急之下他赶到尤家打听情况,可没想到尤光耀却反过来让吴流芳交出瑞芸香。吴流芳来到师父墓前找到了瑞芸香,瑞伤心欲绝,埋怨父亲为什么把她嫁到尤家去。瑞芸香决心去一个尤家找不到的地方。吴流芳见瑞云香决意已定,只好把瑞云香带到一户农家,把她暂时安顿在这里。快手谢回来报信,说德和勒已经抓到夏德海,让尤光耀赶紧去一趟。尤光耀赶到德记茶馆后谴责德和勒没见东西就把人抓了,最后他们商量决定把关夏德海的地方透露出去,然后顺藤摸瓜,找到背后帮助夏德海的人。快手谢将关夏德海的地点告诉了黄爷,随即黄爷便转告了吴流芳。吴流芳在一面茶摊偷偷与景爷碰面,得知了珠宝已经安置稳妥,景爷想起了上次救吴流芳和夏德海的人,那人正是齐爷,铎爷的管家。吃了两口面茶后吴流芳假装吃坏了东西倒在地上,路过的郝信仁将吴流芳送回德恒当。
当铺 第18集
大夫走后,吴流芳从床上起来,这时大家才知道他是装病,想掩人耳目。尤光耀和老太爷得知吴流芳得病后都非常不解,早不病晚不病,为何现在病?尤光耀找到蔡师父核实情况,蔡师父提供假消息,说吴流芳确是病了。吴流芳乔装从德恒当后窗跳出,混在戏班子里潜进铎爷家,告诉铎爷夏德海被抓的消息,铎爷说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但吴临走时铎爷劝其要沉住气,以静制动。尤光耀找到孟士恒,说夏德海被抓,吴流芳没有一点动静很奇怪,怀疑吴流芳在暗中捣鬼,于是孟士恒带人硬闯德恒当看吴流芳是不是真病了,幸亏吴流芳及时赶回,孟士恒愤愤离去。终于沉不住气的德和勒吩咐贝勒三把夏德海放了,并派人跟踪,以寻找珠宝的下落。方立人给夏德海安了个建福宫大盗的罪名,满街贴通缉令,目的是要把夏德海困在京城。夏德海乔装后来到德恒当当了件棉衣,巧妙地把自己常带的戒指放在了兜里,吴流芳发现了夏德海的戒指,知道夏德海已经安全逃脱。当夏德海再来赎棉衣时,吴流芳再次从后窗偷偷来到街上,
当铺 第19集
景爷驾着马车把三人又拉回了德恒当的后窗处,原来景爷就把东西藏在了德恒当东号房的架板下面,景爷解释说,大隐隐于市,最危险的地方有时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晚上,夏德海在德恒当正式办理了当当手续,珠宝顺利的进了德恒当。夜里吴流芳去农家院看瑞芸香,不料被快手谢跟踪,收到消息的尤光耀立刻带人前往农家院,打昏了农家老伯,却没有找到瑞芸香。德恒当的前门后窗都被人监视,夏德海无法离开德恒当,吴流芳吩咐锁子去街上找个剃头的来给柜上的伙计剃头。农家老伯来到德恒告诉吴瑞芸香不见了,吴流芳让老伯好好想想打昏他的是什么人。这时剃头小子割破了一个伙计的耳朵,锁子、长贵急忙送其去医院,监视的人对此并没有太在意,医院门口假扮成伙计的夏德海擦了擦耳朵上的假血,谢过锁子等人后离去。穷凶极恶的德和勒带着人满城寻找夏德海,并告诉手下能抓活的抓活的,抓不住活的就一枪把他毙了。尤家担心夏德海死了便永远失去了珠宝的下落,于是老太爷让何溪诗找到孟士恒,
当铺 第20集
瑞芸香独自一人来到了廊坊,打听一户姓郎的人家,几番周折后终于在杨村找到了郎三转当局,可由于路途奔波,又饿又渴,一进门便昏了过去。瑞芸香醒来后与郎三相认,曾经瑞九儒救过郎三的父亲,并帮他们家弄起了这个转当局,郎三深知感恩,痛快的收留了瑞芸香,并让其在柜上帮忙。吴流芳想起瑞芸香曾经提起要去廊坊投奔师父瑞九儒曾经救过的一户姓郎的人家,可苦于德恒当日夜被人监视,不方便离开,便让景爷帮忙去找,可景爷并没在廊坊找到姓郎的人家。尤光耀派小葫芦到廊坊去找瑞芸香,并威胁找不到就不要回来。小葫芦到廊坊四处寻找,最后终于打听到了郎三转当局。吴流芳收到瑞芸香托郎三带来的信,得知瑞现在人平安住在杨村。景爷安排夏德海混在一群外地香客里出京,不料德和勒正好搜到香客们住的旅馆,就在其正要将夏德海绑走时,孟士恒带着警察赶到,把夏德海从德和勒手里劫走。方立人拿到了夏德海手上的银票和当票,准备把珠宝从德恒当赎出来。郝信仁到德恒当告诉吴流芳夏德海被孟士恒抓了,
当铺 第21集
吴流芳让郎三偷偷把珠宝运到了杨村。吴流芳收到夏德海的信,信中说夏德海想把珠宝在京城卖掉,所以马上要把珠宝赎出来。吴流芳应邀来到六国饭店,孟士恒也在场,在孟的胁迫下吴流芳与夏德海办理了赎当手续,然后一行人到德恒当把封包箱提了出来,看到封包完好无损,孟士恒便带着箱子和夏德海离开了,临走时吴流芳对夏德海说了句当行密语——賖目。吴流芳从夏德海刚才用过的茶杯中找到了一颗宝石,他认为这是夏德海留给他的营救线索。孟士恒取走的封包是吴流芳做过手脚的,其实吴流芳与夏德海办了两次当当手续,孟士恒取走的只不过是一堆破铜烂铁,六国饭店里,方立人、孟士恒和尤光耀看着这一箱破烂都傻了眼。德和勒得知孟士恒被骗后便派人跟着孟士恒,找到了关押夏德海的地址,偷偷的劫走了夏德海。同时小葫芦也把郎三转当局这几天的动静全都记了下来,然后赶回京师向老太爷和尤光耀汇报。老太爷判断珠宝一定在杨村,他吩咐尤光耀盯死转当局。夏德海知道“賖目”是烧卖的意思,
当铺 第22集
吴流芳在都一处守株待兔了多日,终于等到了德和勒的手下,他跟着德和勒的手下找到了关押夏德海的地方。跟踪吴流芳的快手谢向老太爷报告了他的发现,老太爷觉得那就是关押夏德海的地方,他让尤光耀去告诉孟士恒德和勒关夏德海的地点,又让快手谢到杨村,找几个道上的人探探郎三转当局的情况。吴流芳拿着夏德海留下的宝石去找铎爷,并说出了这个宝石的来历,原来这宝石是三生石中的一颗,很明显铎爷也了解三生石,吴流芳说宝石的主人有难,想求铎爷相助,铎爷说这个人他现在不方便救,如果吴流芳能将他救出就再好不过了。吴流芳给了金杆儿些吃的和大洋,让金杆儿带领一群乞丐到关押夏德海的院子去闹事,混乱中金杆儿救出了夏德海,逃出后夏德海坐上齐爷的马车,齐爷把夏德海拉到了吴流芳吩咐的地点,让夏德海在这里等吴流芳。吴流芳换好衣服准备去见夏德海,不料刚要出门便被警察以私通盗匪的罪名抓了起来。夏德海没有等到吴流芳只好离开,齐爷看夏德海自己走了,
当铺 第23集
快手谢雇黑道的人已将郎三转当局的底细摸清,尤光耀来了以后命令他们开始行动,黑道冲进郎三转当局,开枪将郎三及其徒弟大有打死,打昏了瑞芸香,抢走了珠宝。尤家重新得到了财宝,老太爷非常激动,携尤光耀一起给祖宗磕头。尤光耀想贿赂监狱长,让几个犯人在监狱里把吴流芳打死,老太爷默许了。吴流芳的牢房内,老大奎三带着其它囚犯将吴流芳围了起来。方立人、德和勒和老太爷都收到了麻督军的邀请,到戏园子看戏,老太爷身体不适,让尤光耀代为前往,一曲《借东风》把方立人、德和勒和尤光耀唱得心里直犯嘀咕,最后吴流芳居然出现在了他们对面的包房里,原来麻督军把吴流芳从监狱里救了出来。督军府里,贝勒三感谢麻督军出手相助,麻督军表示铎爷的面子一定要给,并说他对这批珠宝也很感兴趣,让贝勒三去查。
当铺 第24集
瑞芸香跑回德恒当,哭诉因为自己郎三和大有被杀,还弄丢了东西,吴流芳得知东西被劫后先去了德记茶馆,试探德和勒,一是看看东西是不是他劫的,二是如果不是德和勒劫的,也让他知道东西已经不在吴流芳的手里了。吴流芳走后经过贝勒三的分析,德和勒断定东西是被尤家劫走的,于是带着弟兄们杀向了尤家。老太爷房间里,德和勒逼问其珠宝的下落,老太爷矢口否认珠宝在自己手里,混乱中双方发生了枪战,德和勒开枪击中老太爷,随后贝勒三又在德和勒背后开枪打死了德和勒,很快方立人便带人赶到现场,贝勒三掏出证件,方立人一看傻了眼,原来他是麻督军的副官。何溪诗为老太爷整理遗容,在老太爷的鞋里发现了留给尤光耀的遗书,遗书上老太爷悔恨自己杀了哈门清和瑞九儒,并透露瑞芸香的孩子是尤光耀的,早产是因为何溪诗下了药,另外还有一张纸上写着“如有不测,东西随我入葬,二十年勿动。”此时何溪诗听到尤光耀走近的声音,慌忙收起第一张信纸,将另一张写有如何安置珠宝的信纸又放回了鞋里。
当铺 第25集
尤光耀按老太爷的遗愿让快手谢特意定做了可以藏珠宝的棺材,还让他去东城找一个叫窦建才的人。吴流芳得知是周济世去求铎爷救的自己后,认为铎爷跟麻督军肯定有关系,而且珠宝很可能就是铎爷的。窦建才出现在聚源当,声称是天津费五爷的人,来当珍珠,何溪诗知道费五爷好赌,珠子当了肯定赎不回,是笔好买卖,看到窦建才拿的珠子确实是好珠子,何溪诗更加动心,可她没想到,就在自己挑陪当的几颗小珠子时窦建才把大珠子掉了包。老太爷出殡,被逼急的方立人带人闯进灵堂,他预感尤光耀会把东西藏在棺材里,于是要对老太爷的棺材进行开馆查验。
当铺 第26集
就在警察要开馆的时候,吴流芳站出来制止了方立人,并拿出几张纸,上面是要上告方立人收受革命党贿赂的证词,方立人不屑,依旧下令敲开了老太爷的棺材,但搜了半天并没发现珠宝。何溪诗来到德恒当,让吴流芳想办法把自己收假珠子的事扳过来,吴流芳答应了。吴流芳在房间拉开抽屉时,感觉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拿出抽屉反复端详,终于知道了尤光耀藏东西的地方,他决定找人去把东西挖出来。贝勒三出现在铎爷府,原来贝勒三是铎爷的内侄,他一直变换身份就是为了保护这批珠宝。麻督军急缺军饷,士兵们已经开始在街上偷抢,后来得知居然还有人去盗墓,便将两人抓来,经审问,居然是孟士恒雇的他们,麻督军似乎明白了什么。
当铺 第27集
吴流芳没料到方立人仍没死心,就在他赶到墓地时墓已经被挖开了,就在准备离开时,被刚刚赶到的警察团团围住。方立人和孟士恒都没有想到他们找的盗墓人居然是麻督军的手下,孟士恒盗墓成功后麻督军派人把孟士恒连人带东西全都带了回去,抓吴流芳的警察则是方立人派去找孟士恒的。尤光耀在墓地发现了孟士恒的帽子,便拿着帽子去警察署质问方立人,方立人说警察不是去盗墓的,是去抓人的,盗墓的人是吴流芳。麻督军抓回孟士恒后想杀了他灭口,就在两个士兵准备动手时,贝勒三暗中救了孟士恒。何溪诗得知吴流芳被抓后便去找老膏药,让其把吴流芳救出来,说如果吴流芳欠了老膏药人情,以后自然会帮助他。方立人对大牢里的吴流芳严刑拷打,并想逼其签一份伪造的供认书,就在这危急时刻,老膏药出现了。
当铺 第28集
吴流芳被老膏药送回了德恒当,大家都放了心,但周济世不明白老膏药为什么会救吴流芳,以为吴流芳答应了对方什么条件,吴流芳否认,但他肯定老膏药一定是有目的的。方立人怕麻督军把珠宝卖了,就令孟士恒在满北京城张贴追查建福宫失窃珠宝的告示,好让麻督军只能把珠宝攥在手里,无法出手。贝勒三给麻督军出了个主意,让他先把珠宝当了换军饷,等军饷下来了再把珠宝赎回来,麻督军同意了。贝勒三找到吴流芳,让他去收麻督军的珠宝。吴流芳知道是何溪诗通知老膏药自己入狱的事,于是约何溪诗出来特表谢意,何再次提起假珠子的事,吴流芳让何溪诗放心,他会想办法。瑞芸香勇敢地回到了尤家,她对尤光耀还抱有一丝希望。瑞芸香找到何溪诗,告诉了她吴流芳对于假珠子事件的计划,何溪诗半信半疑。东来顺里,何溪诗招待了京师典当行众同仁,宣布了自己收到假珠子的事,并当场烧毁了假珠子,并声称要从此退出典当行业。
当铺 第29集
何溪诗按吴流芳的意思又把假珠子的事情登到了报纸上,尤光耀为此非常愤怒,说这是给聚源当摸黑,随后吩咐快手谢再把窦建才找回来赎当,珠子已经烧了,看何溪诗拿什么赔。很快窦建才就来到柜上赎当,何溪诗让伙计堵住了门口,把窦建才当时当的珠子拿了出来,窦建才不解,何溪诗说她烧的是别的珠子,目的就是想引他回来赎当,窦建才只好认栽。尤光耀看何溪诗扳回了局面,气急败坏,与何溪诗争吵,争吵中何溪诗说出是吴流芳让瑞芸香来帮她的,还说当时吴流芳把珠宝运到杨村是瑞芸香帮忙保管,再次挑起了尤光耀对瑞芸香的恨意。吴流芳应邀来到了督军府,在麻督军的密室里再次见到了那批珠宝,可是麻督军却突然改口,不当只卖。吴流芳发愁无处能凑到八十万大洋收回那批珠宝,这时老膏药上门,说他可出这钱,但要算入股德恒当,被吴流芳拒绝。
当铺 第30集
军队终于因长期没有军饷发生了兵变,麻督军只好带着珠宝逃跑。吴流芳收到贝勒三的信,知道了麻督军的藏身地点,随后吴流芳找到老膏药,答应了老膏药之前的提议。贝勒三找到方立人,透露了麻督军藏身的地点,并告知今晚麻督军就要将东西出手。晚上吴流芳和老膏药来到麻督军藏身的地点准备进行交易,这时警察突然赶到,麻督军慌忙逃跑,贝勒三趁乱将珠宝掉了包,警察抓住麻督军时截获的是被掉包的假珠宝。各路人马散去后,景爷悄悄进入麻督军藏身的山洞,取走了真珠宝。麻督军在监狱里被众囚犯围殴致死。
当铺 第31集
警视厅派人以收受革命党贿赂为由将方立人逮捕,老膏药去拘留室探望方立人,此时两人才明白原来是贝勒三搞的鬼,老膏药把方立人捞了出来,两人决定联手。尤光耀把瑞芸香关进了精神病院,吴流芳知道后让景爷潜入精神病院打探情况。老膏药的手下章高维带着一根象牙来到德恒当当,此时吴流芳和张清水正好出门,大锁子看着不错,而且章高维说这种象牙还有很多,但锁子毕竟不能做主,便先将象牙留了下来。吴流芳回来后大锁子兴高采烈地告诉吴流芳有一笔不错的买卖,吴流芳看过象牙后说这是个套,拒绝做这笔买卖,大锁子不解。吴流芳用醋浸泡了这个象牙和以前收的真象牙的样本,发现章高维的象牙是假的,是把骨头磨成粉后做成的。大锁子在街上遇到了章高维,打算跟踪他找到这个骗子的老窝,不料半路中了章高维的埋伏,被人用砖头打晕了过去。
当铺 第32集
大锁子住进了医院,在医院里看到一个男孩没钱给母亲治病,哭得非常伤心,这使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母亲去世的情景,因此更是心生怜悯。景爷乔装成医生推着一辆医用小车潜入精神病院,救走了瑞芸香。瑞芸香被接回了德恒当,此时康福子也抱着孩子回到了德恒当,吴流芳惊讶这孩子是哪的,福子说是自己抱养的,吴流芳不信,福子一气之下说了些针对瑞芸香的气话,瑞芸香听到后悄悄离开了德恒当。事后吴流芳批评福子,福子承认这孩子是瑞芸香的,原来就在福子准备安葬孩子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这才发现原来孩子还没死。老膏药指责章高维的象牙为何出现问题,章高维解释说他们一直用这种象牙出口欧洲,从来没有问题,没想到吴流芳能看出来,这时尤光耀出现,说他有扳倒吴流芳的办法。吴流芳在城南小旅馆找到了瑞芸香,瑞芸香把尤家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吴流芳,吴流芳让她先在这里住几天,说事情马上就要有结果了。大锁子主动与着急为娘治病的东风搭话,让其再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办法,
当铺 第33集
方立人在监狱里故意设计了一起越狱事件,与大锁子同一牢房的囚犯假装杀了一个狱警后集体越狱,其中一个犯人吓唬大锁子,说人都死了,不跑只能等死,于是锁子糊里糊涂的就跟他们跑了出来。锁子无处可去,只能跑回德恒当,谁知孟士恒随后赶到,将大锁子以杀人越狱的罪名抓进了死牢。吴流芳、贝勒三、葛明光和夏德海四人终于在六国饭店聚首,贝勒三拿出了前生石,葛明光拿出了来生石,吴流芳也带来了夏德海的今生石,三生石终于合在了一起。原来夏德海的主人哈门清是铎爷的门人,负责将铎爷的这批珠宝交给南方来的葛明光等人,目的是要扶植南方被外国列强打压的中国工业,而贝勒三则在珠宝被尤家昧下后开始在暗中保护这批珠宝,夏德海提议立刻到德恒把东西赎出来交给葛明光,吴流芳说还不是时候,因为他的徒弟大锁子还被关在死牢里。孩子发烧了,福子十分着急,带孩子去药店买药,再回来的路上被尤光耀雇人绑回了尤家,翠花看到尤光耀把孩子抢了回来,觉得事情不妙,
当铺 第34集
尤光耀来到德恒,想以福子和孩子的命换回珠宝,吴流芳被激怒,要对尤光耀大打出手,这时突然来了警察,手里拿着大锁子的死刑告知书让吴流芳签字,吴流芳突感天旋地转,昏了过去,尤光耀冷哼了一声离开了。吴流芳给方立人、尤光耀和老膏药都写了信,表示自己准备将珠宝交出来,约他们到当业工会见面。当业工会聚集了很多当业同仁,尤光耀进去后觉得不对劲,想要离开时被门口把守的大兵拦住了,说只能进不能出。瑞芸香到德恒当看孩子,得知孩子被尤光耀绑了后便冲回尤家,瑞芸香抱起孩子就往外走,正好碰上何溪诗,何溪诗什么都没说,逃避着瑞芸香的目光,这时柴房里传来福子和翠花的呼救声。当业工会里王宪章到台上讲话,表示今天将揭开一直在京师流传的建福宫珠宝一案的真相。这时铎爷走上了讲台,解开了有关珠宝所有的谜团,随后大总统特派处理此案的孙总长在台上对为这批珠宝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人表示肯定,同时谴责对这批珠宝明争暗抢的几方势力。吴流芳上台指证了尤光耀的罪行,
评论加载中...